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学生校园- 苏婧在留学中堕落 第三章
苏婧在留学中堕落 第三章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日本漫画无翼乌全彩漫画看点网_黄页网址大全免费观看_日本热码av在线中文字幕]

地址发布页:

第三章  放纵的开


“唉……”

    苏婧歎了口气,紧紧皱起了秀眉,她最近遇见了一件烦心事.....艾尔向她表白了。

    艾尔当初也曾追求过苏婧,包括森另外的三名好友,也同时在追求她,但最后,苏婧还是选择了森奇作爲自己的男友,选择森奇没什麽特别的原因,就是因爲他脸皮够厚,无时无刻都缠在苏婧身边嘘寒问暖,所谓的日久生情,大概也就这样了。

    但另苏婧意想不到的是,即便她成爲了森奇的女朋友,还是没能熄灭艾尔对他的觊觎。

    直到前几天,艾尔竟然再一次想她表白了,他竟然向自己好友的女友表白,这是什麽乱七八糟的事....甚至艾尔还当场向苏婧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,他居然提出要与苏婧做爱...苏婧觉得这件事太匪夷所思了,国外的男人都这麽开放吗?国外的男人开不开放先不说,但苏婧却忽略的一件事....忽略了这里是荷兰的事实,一个以性爱而闻名的国家,一个对性行爲习以爲常,相当开放的国家。

    在森奇的四名好友当中,他与艾尔的关系最爲要好,同时,他俩也是小到大的邻居,两人自小一起长大,有什麽玩具都是共享,有我一份,就有你一份。

    “美丽的苏婧小姐,我是真的很喜欢你,求求你跟我做爱吧。”

    艾尔恳求道。

    “不行!”

    苏婧当场拒绝。

    在往后的几天,艾尔每天都来骚扰着苏婧,甚至有一次,竟趁着四周没人,将苏婧强拉到一个安静的角落企图强吻。

    幸好苏婧当时反抗激烈,又是在校园中,随时会有人出现,这才没让艾尔得逞。

    “艾尔真是越来越过分了...”

    苏婧思前想后,最后还是决定将这件事告诉森奇,包括艾尔要求与她做爱这件事。

    既然自己是森奇的女朋友,作爲男朋友他就有必要保护自己,苏婧是这麽想的。
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“嗯...嗯...哦,是这样...嗯,我知道了....”

    森奇一边听苏婧诉说着,一边点头应道。

    “什麽叫你知道了?你有在听我说话吗?”

    苏婧气鼓鼓的说道。

    “我有在听。”

    森奇应道。

    “那你打算怎麽做?”

    见森奇貌似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苏婧更加来气。

    森奇犹豫了片刻,开口说道:“那个...婧,是这样的,依我看吧,其实这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...哎等等,你先别生气,先听我说完。”

    见苏婧就快爆发了,森奇赶紧将她压了下来,解释道:“在我们国家,男女之间的肉体和感情是可以独立的,一个年轻人有几个性爱对象是很正常的事,即便有男女朋友也一样可以有自己其他的上床对象,这真的没什麽大不了,你不信的话可以在我们学校里打听打听,很多女生除了自己的男友,还至少会有两三个炮友....这就跟吃饭般正常。如果你喜欢的话,可以跟艾尔做爱,没关系的,我没意见,真的。”

    森奇一番话说完,苏婧相当震惊...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    自己的男友竟然同意他的女朋友与其他男人做爱,还加以鼓励,这都什麽乱七八糟的。

    “你...你...”

    苏婧被森奇的一番言论轰炸的说不出话来,荷兰竟然开放到这种程度了?到底是自己脱节了,还是这个社会进步太快了?荷兰的男人居然可以将自己的女友拿出来与其他男人分享?“如果你不习惯的话,我也可以同时在场的....我们三个可以一起做。”

    森奇接着补充了一句。

    “什麽?”

    听了森奇接二连三的言论,苏婧脑子都快转不过弯了,森奇赞成她与艾尔做爱,竟还表示他这个男友也可以同时在场,那不就是传说中的3P....这麽淫乱的事,苏婧已经无法想象下去了。

    “3....那个,你怎麽能有这种想法!竟然让我与别的男人上床!”

    对于3p这个词,苏婧实在羞于开口,气急下质问森奇。

    “艾尔不是别的男人,他是我从小到大的好友。”

    苏婧简直要抓狂了:“这个不是重点!我的意思是.....”

    “婧,你听我说。”

    森奇突然打断了苏婧,而后说道:“在荷兰,性爱本就是习以爲常的事情,这就是我们国家文化习俗,年轻人追求身体上的快乐,有几个性爱对象什麽不对,每个国家对于性爱的观念都不同,在你们国家可能觉得多P难以接受,但这在荷兰的确很常见,你(苏婧)既然从自己国家出来,到荷兰留学,就应该多多改变自己的思想,要与国际行爲接轨。森奇叽里咕噜说的口沫横飞,不得不说,重点大学就是重点大学,培养学生却有一套,森奇虽然一身横肉,看似无脑,但口才竟还不错,3p这种难以啓齿事情,都扯到国际行爲学上去了,这麽荒淫的事情,在他口中道出,听起来却是相当高大上。见苏婧低着头不说话,森奇继续游说道:“你看在你们国,一般人持枪是犯法的,但在m国,人人都能持枪,要争论起来,各有各的理由,难道你可以说m国人人持枪是错的?”

    爲了能说服苏婧接受3p,森奇连持枪的问题都般出来了,如森奇能生在国,必然有成爲传销头子的潜力。

    苏婧默然不语,脸色渐渐的放送下来,像似接受了森奇的说法。

    她出生在九十年代,对于新事物接受能力较强,能来荷兰留学,更是进一步阔展了苏婧的视野,但她可从未想到3p这麽荒淫的行爲上去。

    此时,竟似渐渐有被森奇说服的苗头。

    其实,艾尔最近的行爲是挺过分,但苏婧却没对其産生反感。

    毕竟当初艾尔追求苏婧时,也是个挺好的人,而且他相貌和身材都长得也还不错....想着想着,苏婧的心中竟然骚乱了起来,隐隐冒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   国外真的都这样吗?难道自己的思想真的这麽守旧?“你放心,我跟艾尔的关系最好,我看他平时也对你不错,我们真的可以尝试一起做爱,你还没试过3p吧,你这麽年轻,不尝试一下不觉得遗憾吗,这事就只有我们三人知道,我们发誓保守秘密。”

    森奇趁热打铁,甚至抱着苏婧亲吻起来,企图扰乱她的思绪。

    后来事实证明,男人的发誓,在任何时候都等同于放屁,任何国家的男人都一样。

    “跟...跟你们两个一起那个....那个..做爱....我肯定会受不的。”

    苏婧被吻的娇喘息息,声若蚊蝇的说道。

    见苏婧态度松动,森奇赶紧说道:“这个你放心,我们会温柔对待你,保证不会过分,只要你满足了,我们立即停止,我发誓!”

    森奇又发誓了,后来事实证明,这是他今天第二次放屁。

    苏婧眼神闪烁了半天,终于犹豫道:“那,我再考虑考虑吧....”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苏婧这一考虑,就是半个多月,她思前想后,觉得这事还是不妥,她实在无法接受同时与两个男人上床,如此淫乱的事情,她实在做不出来。

    于是苏婧对这事不再提起,她好像完全没了这回事似得,照常上课,照常与森奇做爱。

    途中森奇再次提出3P的提议,被苏婧断然拒绝了,弄的森奇也是相当无奈,前段时间明明说的好好的,这女生怎麽这麽善变?自上一次被森奇全力以赴,长达四个小时的操弄,真的将苏婧给做怕了,虽然高潮不断,但她身体是真的承受不了这种超越极限的快感,女人做在欢爱途中被干晕,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。

    于是在苏婧的反对下,两人的性交时间恢複了正常的两个小时(其实一点也不正常,但苏婧已经被森奇开发了两个月了)。

    如此,火力十足的森奇又无法得到满足了,长时间下来,更是积聚了满腔欲火无处发泄。

    他暗中考虑着,一定要找个机会将苏婧再干一波狠的。
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“森,你到底搞掂苏婧没有?你上次不是说已经说服她了吗?”

    “她上次明明快答应了,不知道爲什麽最近又反悔了....”

    “这女人真难搞...要实在不行,我们强来吧!”

    “强来?这样不好吧。”

    “有什麽不好的,女人嘛,只要能上一次床,以后再来就容易多了,再说了范德他们还都等着呢,都催了好几次了。”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周五下课,苏婧与森奇惯例来到酒店开了个房间。

    “呵呵,又是你们啊,你的女朋友可真美丽,真羡慕你,年轻人身体恢複的就是快...”

    帮他们开房的工作人员调笑道。

    “嘿嘿,谢谢赞赏。”

    森奇脸皮极厚,而一旁的苏婧却羞红了脸,心中埋怨森奇爲什麽每次都选择这间酒店。

    三天没做爱了,森奇自然是欲火难耐,而苏婧也是感觉浑身燥热。

    女人的肉体是可以通过开发而改变的,苏婧就是个很好例子,她本是弱质芊芊的Z国女生,对性爱的追求并不热衷,以往在Z国时,最多也就与前男友一个星期做一次,而每次性爱时间仅仅半个多小时而已。

    自从来到荷兰留学,成爲了森奇的女朋友之后,苏婧的肉体就遭到森奇持续性的开发,森奇那魁梧的身材,怪物般的性能力,与她前男友相比何止强了几个等级,苏婧在森奇身上得到了超越了肉体极限的满足。

    仅仅两个月,就将她所能接受的性爱时间由半个小时,强行开发至两个小时,进步速度可谓惊人。

    Z国有一句话,能力,是逼出来的,这也包括了性能力。

    两人进入房间,苏婧看到一旁桌子上放着几袋东西,就问:“森,那是什麽?”

    “葡萄糖。”

    森奇随口答道。

    “嗯?你怎麽知道的?要葡萄糖干嘛?”

    苏婧不解。

    “呃...我也不清楚,可能是酒店新提供的饮料吧。”

    森奇支支吾吾的答道。

    “用葡萄糖做饮料?你们荷兰的风俗真奇怪。”

    苏婧一脸不解的样子。

    苏婧很疑惑,今天森奇好像对自己特别温柔。

    那刻意讨好的自己的样子,就好像做了什麽对不起她的事似得。

    自进入房间以来,森奇温柔的服侍苏婧洗澡,从头到脚摩挲着她的玉体,彷佛在拟擦一块美玉一般,以往森奇一进入房间,就很急迫的要与她做爱,彷似一刻也等不了,就像个爲做爱而生的性兽似得。

    而此时此刻,森奇竟然在爲苏婧口交,这还是那个每次将她干的生不如死的森奇吗?苏婧躺在床上敞开了修长的玉腿,以淫蕩的姿势,将女生最珍贵的部位完全展露在森奇面前,而森奇则左右扶住苏婧的美腿,脑袋深深埋入了她两腿之间,透过芬芳的草丛,将舌头深深的探入了苏婧那散发着女儿香的蜜穴中。

    森奇又大又长的舌头在苏婧阴道内的肉壁四处舔弄着她的爱液,将苏婧的爱液一波又一波的卷入自己口中,彷佛在品尝着世上最鲜美的琼浆。

    “啊...啊...森...你..今天..好温柔...啊..好舒服...好舒服...啊..”

    苏婧两只玉手抓住森奇的脑袋,在他头顶胡乱的摩挲着,森奇的舌头很软很长又有力,人长得高大,连舌头也是又长又大,苏婧第一次被森奇在床上这麽温柔的对待,在感动中,竟然被他的舌头带上了第一波高潮。

    “啊哈..啊哈....啊啊啊....”

    苏婧柔软纤腰如弓状挺翘,将自己的下体使劲向着森奇脑袋方向迎合上去,苏婧肉体已被开发的极爲放蕩敏感,稍加刺激就会快感如潮。

    “咕嘟...咕嘟..”

    苏婧高潮分泌了大量的爱液,阴道深处也涌出了今天的第一波浓稠的阴精,苏婧的这些体液在流向体外时,被森奇的舌头卷了起来,尽数吞咽进自己口中。

    吞完之后,还满足舔了舔嘴唇,彷佛是吃到了什麽山珍海味。

    “啊哈...啊哈...啊哈...”

    高潮后,苏婧得到了难得喘息的机会,苏婧内心中觉得,这才是男女之间甜美的性爱...以前森奇那样不顾她死活的抽插,只能算是性交....“婧,我以后如果有什麽惹你生气的事,你可得原谅我。”

    森奇突然莫名其妙的说道。

    “嗯....”

    苏婧一身舒爽的正在感受着高潮后的余韵,随口答应了下来,心想你能有什麽惹我不开心的事?不就是被你按倒后强干吗,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。

    难得森奇变得这麽温柔,苏婧也是很开心,终于能进行一次正常的性爱了。

    休息片刻后,森奇将苏婧翻了个身,苏婧熟练的跪在床上拱起浑圆的翘臀,一双细嫩的玉臂撑起身体,而森奇则靠向苏婧股间,挺起阴茎,以后入的方式,深深的刺入了苏婧的体内。

    “咕叽...咕叽...咕叽...”

    阴茎、爱液、阴道所结合的挤压声,不断在两人的下体之间传诵。

    森奇一下又一下的在苏婧体内进行活塞般的抽插,苏婧紧咬下唇,频频发出淫鼻息声,一丝丝粘稠的爱液被森奇的阴茎带了出来,如丝线般垂钓在苏婧的玉阴下左右晃蕩着,直至滴落在床单上。

    “婧,你真美丽,真美丽,我好爱你...”

    森奇每一次都一插到底,频频撞击着苏婧的美臀,彷佛在向他人宣示自己对这具妖娆女体的主权。

    “哈...哈.....哈...啊哈..”

    苏婧娇喘不已,快感不断在身体内积累。

    十几分锺后,随着体内的酥麻感越来越强,苏婧高挺的翘臀一阵抽搐,高潮了。

    高潮后,苏婧全身酸软无力,只能噘着浑圆的翘臀,趴在床上歇息。

    见苏婧已无法支撑自己的上身,森奇恢複了男上女下的正常体位,分开苏婧的双腿后,挺着阴茎再次插入了她润滑的阴道中。

    森奇对性爱并没有技术可言,那些什麽九深一浅,三长四短,他一样也不懂,也不屑去学。

    森奇觉得,所谓的性爱技术,是留给阴茎尺寸不足的男人用的,而他,根本不需要!对于女生的阴道,只需要全力抽插就行了,而此时正在自己抽送下浪叫不止的苏婧,就是很好的例子。

    他不用技术,照样可以把身下的胴体干的高潮不止。

    森奇将阴茎退至苏婧的阴道口,只留下巨大的龟头在她的体内,而后腰部用力一挺,“噗滋”

    一声,粗壮的阴茎瞬间又插入了苏婧的体内,坚硬的伞状龟头在苏婧娇嫩的阴道中一刮而过,那刺激的感觉另苏婧平坦的小腹一阵紧绷。

    这样的动作,身体素质强悍的森奇一秒可以进行两次。

    “啊哈...啊哈...啊哈..好舒服..森..啊..森.”

    对于森奇这样强力的抽送,苏婧已习以爲常。

    在认识森奇前,苏婧决想不到自己的肉体在有朝一日会变得这麽敏感,这麽浪蕩。

    她的性欲,是被森奇强行开发出来的。

    “咕叽...咕叽...咕叽..”

    苏婧体内分泌了相当多的爱液,发出了淫蕩的抽插声。

    “啊...啊...啊...啊哈..啊哈...森,我.我要来了...啊啊...啊啊啊...”

    苏婧尖锐的娇吟传遍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,洁白的玉体微微泛起淫靡的绯红色。

    当苏婧高潮落下,发现森奇虽然停止了耸动,但阴茎却还留在自己的体内,此时正低头一脸邪笑的看着自己,与之前那温柔的表情判若两人。

    “森,你怎麽了?我刚刚高潮了....需要休息....你先拿出去...”

    苏婧话音未落,只见森奇腰部使劲一挺,再次于苏婧尚在蠕动的阴道内疯狂的抽插起来。

    “啊...森...你等等...啊...啊,不....让我休息..就一会..啊啊啊,好酸...不要动...啊..”

    高潮刚刚落下的苏婧阴道内极爲敏感,在森奇的抽下下,整个身体都酸麻起来。

    但这种酸麻只维持了一会,在森奇卖力的抽插下,快感再次在苏婧的纤细的肉体中渐渐滋生。

    二十分锺后,苏婧迎来了她今天的第四次高潮。

    苏婧性感的声音放肆的浪叫着,在森奇面前,她完全敞开自己赤裸的娇躯,已从一名校园女神,转变爲充满肉欲的浪蕩欲女。

    在一名女神的身后,总会有一个...甚至几个疯狂操弄她肉体的男人。

    这时,森奇突然探到苏婧的耳边,咬着她精致的耳垂说道:“婧,告诉你一件事,我决定,今天一定要让你快乐到死....”

    森奇向苏婧发出了开战的宣言。

    苏婧一惊,赶紧摇头道:“不...不...,森,你不能这麽弄我...我受不了,我们说好的,只做两个小时...我们说好的是不是?”

    听见森奇如此赤裸裸的表示要干死自己,苏婧真的是慌了了。

    她还记得上一次被森奇按在床上强行抽插了四个小时的情景,当时她在无力中,被森奇一次又一次的激发体内的快感,直至高潮爆发,一次又一次,一次又一次,苏婧甚至感觉快要死过去了,那种绝望的高潮经曆她真的不想承受第二次。

    此时,森奇由转换了做爱的体位,苏婧被森奇面对面抱在怀中,修长的玉腿分至森奇腰间两侧,浑圆的翘臀坐在他粗壮的大腿上,两人的性器紧紧贴合,阴茎和阴道完美结合在一起,下身满了苏婧分泌的爱液。

    森奇粗壮的棍棒由下而上在苏婧的蜜穴中吞吞吐吐。

    “森...森,我跟你商量件事....啊啊...今天..今天只做两个小时好吗...下次..下次再....啊...啊....森...啊啊啊....好舒服..我...我快来了。”

    苏婧体内快感到了临界点,新一轮的高潮即将到来,房间中,再一次响起了苏婧充满情欲的淫嘶。

    “美人儿,你的身体真是太美丽,太淫蕩了。”

    在苏婧不断发出柔美的呻吟时,突然自她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下一刻,一双粗糙得大手从苏婧身后探了出来,瞬间覆盖在苏婧因上下颠簸而划着乳浪的一对美乳上,肆意的揉搓起来。

    “啊!!!”

    身后突然有人说话,甚至连双乳都已被人握在手中,苏婧顿时浑身一僵,被吓得惊声尖叫起来。

    她惊恐的回头一看,恰好迎上了一张带着淫笑的粗矿脸庞。

    艾尔!!??“艾尔!?..你...你怎麽..在..啊啊....啊啊啊...森,等一下...爲什麽艾尔会...啊...别..森..你先等..等....啊啊.啊....啊啊啊啊啊....”

    苏婧玉颈后仰,娇躯一阵痉挛,在这紧急的时刻,她体内的高潮竟然不合时宜的爆发了。

    “啊哈...啊哈...森,停下来,我已经高潮了..停.啊啊啊.艾尔.艾尔他.....啊不..啊哈,啊哈..”

    然而,森像似故意不给苏婧说话的机会,在其高潮后没有丝毫停顿,紧箍着苏婧柔软的腰肢,更加卖力操弄着她的异常敏感阴道,让苏婧无法进行思考。

    高潮前后无法得到一丝歇息的苏婧被插的全身酸软无力,上身失去平衡靠在了艾尔的布满肌肉的胸膛上。

    这个姿势,使得她身后艾尔更加方便揉搓她那一双嫩滑的美乳。

    “你们..啊..你们两个...啊啊..好可恶....啊啊..混蛋!

    ..啊啊啊.”

    此刻就算苏婧再蠢,也知道被这两个可恶的男人给设局坑了,这淬不及防的3P让苏婧毫无心理準备,平生初次在两个成年男人面前裸露着胴体,让她的心灵産生了极大的羞耻感。

    然而,苏婧此刻只能强行被迫接受这这场即将开始的3P性爱,她的心情与肉体涌出複杂的情绪,一边发出淫浪的呻吟,一边挣扎反抗起来。

    “森...你太过分了!你爲什麽....啊啊.艾尔.你..啊....唔咕....呜..呜呜..唔唔...”

    看见苏婧那满面潮红,口吐娇喘不息的浪蕩表情,身后的艾尔忍不住放开正在揉搓的一边乳房,挑起苏婧光洁的下巴,一口吻了下去。

    艾尔贪婪的吸取着苏婧口中的如兰气息,将又粗又长的舌头探入苏婧的口腔中四处掠夺她柔滑的香津。

    他终于能肆意玩弄抚摸这具觊觎了两个多月的美妙胴体了。

    苏婧挣扎了一会,奈何森奇和艾尔两人像似约好了似得,将她的娇躯紧紧禁锢住,一具美肉夹在两个野兽般的男人之间挣扎,就好比婴儿在大人怀中挣扎似得毫无作用,苏婧那不断蠕动的纤细胴体,反而带给两个男人更旺盛的欲火。

    “嗯...嗯哼....嗯哼....”

    两条玉腿被森奇分至腰间两侧无法合拢,柔软的乳房彷如面团似得被身后的手掌变换揉搓,光洁下巴被艾尔高高挑起,唇舌之间相互纠缠进行激烈的热吻,阴道这女儿家最敏感的部位更是被森奇勐烈抽插,苏婧肉体中近乎所有的敏感点,都在被这两个男人不断刺激。

    苏婧全身都被着两个男人禁锢着,只能以些微的挣扎来表达着她此时的不满。

    “噗滋...噗滋...噗滋....”

    二十分锺过去了,三人一直保持着这种体位,苏婧柔滑的香舌在经过一番反抗,终于被艾尔成功吸入口中贪婪的品尝着,二十分锺足以让苏婧再次积累肉体中的快感,突然,苏婧玉趾紧紧的弯曲,半闭的星眸呈现迷乱的神色,口腔中同时分泌出大量香滑的津液,被不断在她唇腔之间索取的比尔吸吮到自己口中细细的品尝。

    “嗯哼...嗯哼...嗯...嗯嗯嗯...”

    当快感积累的某个界限,苏婧一双修长玉腿剧烈的痉挛起来,柔软的腰肢在森奇一双手掌中不停的扭动。

    苏婧高潮了,由于被艾尔吻,苏婧无法呻吟,只能不断发出柔美的鼻音。

    苏婧被森奇和艾尔禁锢着连续被操弄出两次高潮,全身酸麻难当,但森奇竟然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打算。

    苏婧最怕就是森奇以这种强来的方式操弄,高潮前后不给予她歇息的空间,只顾着自己疯狂发泄。

    苏婧终于开始理解,爲什麽在Z国那麽多女人喜欢凑近身材高大的国外男人,甚至有的女人不惜与黑人上床,原因很简单,除了崇洋媚外,欧美男人甚至非洲的黑人能带给她们肉体上极大的满足,这种满足,甚至超越了亚洲女人肉体的承受极限,让她们又爱又怕。

    当然,亚洲女生那妖娆纤细的胴体,也是国外男人梦寐以求的宝物。

    “啊啊...啊啊啊.....啊...啊..”

    自艾尔偷偷的加入战场,墙壁上挂锺的分时针已经转了整整两圈。

    在这两个小时间,一女二男始终保持着这种体位进行性交,爲什麽说是性交?因爲在苏婧的说法,这已不是男女之间甜美了性爱了,这根本就是森奇使用苏婧的肉体单方面发泄欲望的性交。

    苏婧脑中已开始混乱,香软的胴体早已软瘫在艾尔怀中,女生最宝贵的肉体任由其上下其手的揉捏爱抚。

    森奇布满青筋的巨兽在她阴道内连续两个小时的驰骋,将苏婧的肉体接连带起了五次高潮,她的体力早已被榨取的一干二净。

    在中间的一次剧烈高潮中,另苏婧感觉非常的羞耻,因爲..她失禁了...苏婧对自己的肉体失去了控制权,一股清澈的尿液不合时宜的喷洒而出,尽数落在了森奇的腰腹,三人身下的床单已一片透湿.....自苏婧懂事以来,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厕所以外的地方释放喷出的尿液.....但,即便这样,森奇还是没有停止的打算。

    被森奇强行操弄的期间,苏婧甚至开始讨厌自己这身肉体,爲什麽这具肉体会如此淫蕩,即便达到了极限,也会被男人挑弄的高潮不断,这种高潮,她无力承受,却又被迫承受,让苏婧又是恐惧,又是期待。

    苏婧今天已爆发了十次高潮,这个数量频次的高潮,是一般女生想也不敢想的,早已超出苏婧这具肉体的承受范围。

    苏婧身爲女生,那宝贵的胴体被艾尔一双大手每一寸每一寸,上下抚摸了个遍,无论是胸腿腰还是小腹,都逃不过他羞耻的揉捏,那摩擦年轻女生肉体的嫩滑手感,让艾尔大呼过瘾,在荷兰这个国家,那些体型普遍粗犷的荷兰女人,很少能碰到如此嫩滑细腻的肌肤。

    在两小时间,艾尔除了见苏婧快背过气去,才放她娇喘一阵,其余时间,几乎一直与苏婧处于热吻状态,苏婧的香舌好像已不属于自己,被艾尔频频吸入自己口中轻轻咀嚼,艾尔迷上了苏婧唇腔之内那醉人的芬芳。

    今天的性交时间,已超过了三个小时,途中森奇发射了一次,但以森奇的强悍体质,射一次精跟本不影响他的体力,甚至森奇在射精后,阴茎竟丝毫不见疲软,而森奇也只是在射精那简短的时间中,将阴茎抽离了苏婧的阴道,射完后,噗嗤一声,毫不停歇的又捅了进去,另苏婧的肉体根本无法得到休息的空间。

    然而,苏婧却并未发现....3P,尚未开始....

(第三章完结,待续……)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